相见常

魔道祖师杂食 吃拆逆官配
写文十八流,打call一流
商业互吹@ ⊙ω⊙

【宋晓薛】荒谬

第一章

警告:宋晓薛三人之间每两人都有感情

薛洋下班回家,天色已黑,他走在路上,路过一个偏僻的小巷子,听见巷子深处隐约有喧闹声传出。为看热闹,薛洋屏住声息,悄悄走近几步,看见几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小混混将一个白衣男子堵在墙角。

“……你小子挺爱管闲事啊?我是朝那个小姑娘借钱!借钱!我借钱管你什么事啊?你就来管,别是是把自己当世界警察了吧?要不要我们教你做人啊?”为首的黄毛小伙子说。

其他人笑了个前仰后合,白衣男子似是叹了口气,说:“不告而取,是为偷。几位明明四肢健全,思维清晰,为何要行此卑劣之事?好好工作未必挣不到一席之地……”

薛洋听到一半,事情明白了大半,可能是那个白衣烂好人在混混偷钱的时候见义勇为,于是被堵了。薛洋本不想再浪费时间看热闹,转身要走,却回头一瞥,看清了那个男子的容颜。

那几乎是白玉雕成的艺术品,及肩长发,整个人好像是从遗世独立的雪山上走下来的人物,尤其是一双眼睛,清澈明亮地好似万千星辰落下,水晶一般地剔透晶莹。

薛洋被美貌晃瞎了眼睛,愣了一下,那边冲突升级,黄毛狰狞说:是是是,你正义!可别人感谢你的帮助吗?那个婊子拿回钱不是转身就走?她明明看到我们想约你聊天,不是更加畏畏缩缩了?她走时可犹豫过一分?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可满意这个结果?”

白衣男子微皱眉头,说:“我帮助她,并不是为着她的感谢啊……”

他话还没说完,黄毛不耐烦地一挥手,其他混混一拥而上。薛洋看这情形胡思乱想着一会儿要不要玩个英雄救美什么的,正好要求美人以身相许,那边却是传来了惨叫声,薛洋一探头,看见白衣男子一挑N不在话下。

薛洋:……

白衣男子似乎十分拘束,每次打到人都要道歉说对不起。不一会儿那群混混就躺在地上直叫唤了,白衣男子理理衣服,一抬头,看见了巷子口的薛洋。

薛洋跟那双眼睛一对上,只觉得心脏里过了一万伏特的电流,不禁傻傻地打招呼:“嗨,帅哥我能不能和你上床啊?”

白衣男子微微茫然:“啊?”

场面一时十分尴尬,正好黄毛开始躺地上骂人:“你他妈的别让我再碰上你……”

薛洋磨了磨牙,心想怎么可以方便地解决他。

白衣男子走到黄毛身边,半蹲下去温声说:“我不是有意伤你,你若是实在缺钱,我这里还有一些,你可以拿去用。”他拿出钱夹,抽出钱递到黄毛面前。

黄毛愣愣地看着看着晓星尘,慢慢伸出手,似乎感动地说不出话。

晓星尘笑意渐深。

薛洋突然大喊:“小心!!”黄毛一改受伤表象,手中刀子飞出,幸亏白衣男子反应敏捷,刀子险险擦过他的脸颊。

黄毛一见偷袭不成,立刻变怂,赶忙给晓星尘跪下,说:“我我我是鬼迷了心窍,大哥您千万不要在意我这种小人物……”

薛洋一看白衣男子居然要弯腰扶黄毛,不禁感叹这真是天使一般的心灵和幼儿园的智商,但薛洋不想和黄毛继续纠缠下去,又想欣赏盛世美颜,于是夸张地喊了一声:“啊,吓死我了!”然后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他果然倒在了一双干净温暖的臂膀中,白衣男子焦急地问他:“你怎么样?先生你有没有事?”

薛洋不仅不回应,还趁机往白衣男子的怀里蹭了蹭。迷迷糊糊中好像被他背在背上,薛洋觉得前所未有地安心,竟然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薛洋发现天色已经微亮,自己躺在稍有些硬床上,被单洗的发白,墙角有暗黄色地水迹,墙皮都有些脱落,地板却是纤尘不染,桌子上水杯摆成了规矩的圆形。

“你醒了?”白衣男子进屋,为薛洋倒了一杯温开水。

薛洋绽开甜蜜的微笑,问:“是你照顾我吗?多谢啦,不知道怎么称呼?”

白衣男子笑说:“我叫晓星尘,没事啦。”

薛洋说:“晓星尘,这名字像个道士一般,我叫你道长好不好呀?”

晓星尘笑说:“好啊,都可以,你叫什么呢?”

薛洋说:“道长你好,我叫薛洋。”

--------------------

金光瑶接到薛洋的请假短信,叹了口气,小流氓天天给他惹麻烦,这不是他第一次突然旷工之后发个通知短信了。

金光瑶播了内线电话,过一会儿,进来一位高挑的黑衣男子,问:“主任,您有什么事找我?”

金光瑶微笑说:“子琛,薛洋这几天有事情请假了,你就先接一下他的研究工作好吗?”

宋子琛冷声说:“他整日里出事情,每次我做的工作都比他多。”

金光瑶叹口气,作出一副心有同感的样子,说:“是啊,他这样我真看不下去,可谁叫我父亲重视他呢。”

金光瑶这话说的巧妙,不留痕迹地转移炮火,再安抚一下宋子琛就打发他工作去了,不禁感叹宋子琛这样任劳任怨,天真幼稚的人真好用。这时又有敲门声,金光瑶道:“请进。”

来人将一沓资料放在金光瑶桌子上,金光瑶粗略一翻,夹着好几张表现雾霾的画,问:“苏涉,就是那个叫晓星尘的画家一直在鼓吹环保?导致金家许多项目都过不了审批?”

苏涉低声说:“是的,他怎么不画画传统孝顺什么的,净画这些乱七八糟的。”

金光瑶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但他却斥责说:“苏涉,别人喜欢画什么是他们的自由,以后不要侮辱艺术了。”

苏涉神情一正,连忙说:“是。”

金光瑶交代几句日常事务,将苏涉打发出去,终于有空可以想一想自己的私事了,但他却想起了最近大哥对他越来越不满,要不是二哥拦着,估计聂明玦都要打他了。

金光瑶把笔轻轻地摔在桌上,往后仰倒在椅背上,长叹:

做人真是麻烦啊……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