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常

魔道祖师杂食 吃拆逆官配
写文十八流,打call一流
商业互吹@ ⊙ω⊙

【宋晓薛】荒谬

警告:宋晓薛三人之间每两人都有感情

第二章

薛洋倚坐在床上,拿着小刀将苹果削成了小兔子的形状,他正一点一点完善他的作品,门开了,晓星尘了走进来。

薛洋一下子把小刀和苹果扔到桌上,扑到晓星尘怀中,兴奋地喊:“道长你来啦。”

晓星尘笑着拍了拍薛洋的背,说:“嗯,我画画时晚了一些。”

薛洋抬头一瞧,才发现晓星尘换了身黑衣服,这让他想起某个在实验室一起工作的可恶的同事,他撇了撇嘴,说:“我还是觉得道长穿白衣服好看。”

晓星尘说:“其实我也喜欢穿白衣服,只是画画时难免会弄脏,一会儿我换衣服去。”

薛洋笑嘻嘻地说:“道长就在这里换好啦,反正这也是你的卧室。”

晓星尘说:“嗯,也好。”

薛洋贪婪地看着晓星尘脱衣服时露出的流畅的脊背,精瘦的腰肢。晓星尘一边换衣服一边闲聊说:“我有一位朋友,他喜欢穿黑衣服,他穿黑衣服特别好看。”

薛洋漫不尽心地回应说:“一定比不上你好看。”

晓星尘轻笑几声,说:“阿洋,你真是太可爱了。”

晓星尘换好衣服,说:“不过阿洋,这几天你的身体已经完全大好了,你应该回家了,不然你的家人会担心的。”

薛洋说:“我没有家,我是孤儿。”

“啊?”晓星尘转过头,有些不知所措:“抱歉,我没有想到……”

“嗨呀道长~”薛洋抱住晓星尘的胳膊摇来摇去,说:“我自己一个人住在房子里,特别孤单,没有人照顾我,我看道长你也是一个人住,不如你行行好,收留我吧。”

晓星尘由着他摇了几下,说:“好啦,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薛洋兴奋地看着晓星尘,心想就算杀人放火我薛日天也无所畏惧。

晓星尘脸色微红,说:“你……你能不能和我谈恋爱?”

“啊?”薛洋当场愣住,胸腔中涌现巨大的幸福,脑子里一直在刷弹幕:我男神向我表白了!表白了!!

晓星尘以为薛洋是在拒绝他,急切地说:“是我唐突了,是这样的,我是以画画为生,创作作品要有足够的生活经历,我还没有体验过恋爱的感觉,所以……想找你试一试。”

薛洋忍住笑,说:“哪里哪里,我顶愿意和道长谈恋爱,道长我真的特别喜欢你!”

晓星尘一笑,说:“这就是恋人之间会做的事吧。”他顿了顿,说:“嗯……我,我也喜欢你。”

薛洋正想和晓星尘趁热打铁,做一些恋人间该做的事,这时候突然一阵铃声打破甜蜜的气氛,晓星尘松开薛洋,说:“有人来了,我去开门。”

薛洋对着门做鬼脸,心想门外是哪个讨厌鬼,打断他和晓星尘谈恋爱。

门开了,薛洋听见晓星尘惊喜的声音:“子琛?!”

子琛?!薛洋胡思乱想,不会是我认识的那个子琛吧。

门外又一个声音传来:“星尘,好久不见了。”

薛洋露出牙疼般的表情,我的天真的是他!

晓星尘将宋子琛迎进来,宋子琛冷不丁看到客厅里的薛洋,皱起眉头:“薛洋?你怎么在这?”

薛洋冷哼一声,说:“我还要问你为什么在这儿呢。”

“怎么啦?”晓星尘问,“子琛你和阿洋认识?”

“阿洋?”宋岚微惊,“星尘你和薛洋很亲密吗?”

薛洋生气地说:“我和道长亲密怎么了?我还要问你为什么和道长那么亲密呢?再说了,你管得着道长吗?!”

“好啦,阿洋不要闹了。”晓星尘笑着打圆场说:“子琛是我大学时很好的同学,我们到现在,也是挚友。”

“我闹!为什么说我闹?!”薛洋特别委屈,转头对宋子琛说:“呵,你是他朋友,我还是他恋人呢!”

宋子琛震惊地看向晓星尘,问:“他说的是真的吗?什么时候?”

晓星尘说:“刚刚,原本打算过会儿就告诉你,没想到你就先来了。”

宋子琛说:“为什么是他?星尘你不要和他在一起,他做过很多事你都不知道,再说,难道我不行吗……”

“哇哦。”薛洋夸张大喊,“天呐宋子琛你还可以再不要脸一点儿吗,我还在这呢你就当着我的面撬我男朋友?就算讨厌我也没有这样报复的。再说了,人家晓星尘当你是挚友,你居然想上他?”

宋子琛气急:“我没有想上他……”

薛洋说:“他哪里不好了,你居然不想上他?!那你这么反对,难不成是肖想我?”

宋子琛气得说不出话。

晓星尘说:“子琛,原来我们不是也试过吗?你很好,但我跟你……就是没有感觉。”

“等等等等,”薛洋问:“什么试过没感觉?”

晓星尘说:“一开始我想体验一下恋爱的感觉,当时先麻烦子琛和我谈了一段时间。”

薛洋不敢置信地看着晓星尘和宋子琛,这简直是两朵奇葩。

宋子琛说:“薛洋你不是说有事吗?这几天的工作都是我给你做的。你有什么事啊?”

薛洋懒洋洋地回答:“有事,可忙了,忙着谈恋爱呢。”

晓星尘一看宋子琛又要生气,连忙说:“阿洋你这样一直呆在家里也不好,明天就去上班吧。”

薛洋撅了撅嘴,说:“好吧。”

隔天上班,薛洋和金光瑶一块吃饭,薛洋忽然想起晓星尘说‘想体验爱的感觉’这一回事,问金光瑶:“小矮子,你知道恋爱是什么感觉吗?”

金光瑶奇怪地看着他:“怎么忽然问这个?你恋爱了?那个人这么倒霉被你爱上了?”

薛洋说:“别瞎扯,赶紧说。”

金光瑶说:“爱上什么人应该就是尽力对他好吧,和他在一块时很幸福,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他。”

薛洋把晓星尘和宋子琛的事一说,果然被金光瑶嘲笑了,:“晓星尘根本不爱你,哪里有这样大方地把自己的前任介绍给现任啊?”

薛洋不服气:“那怎么了?不能说吗?”

金光瑶说:“不是说不能说啦,只是人们面对自己所珍爱的人难免会小心翼翼,生怕自己做错什么事惹他生气,就算自己爱慕的心思也不敢轻易表白,唯恐招致讨厌。”

薛洋嗤之以鼻说:“这不就是瞎矫情吗?”

金光瑶叹口气,说:“只是你还没身在局中罢了。”

薛洋冷哼一声,说:“我要是哪天喜欢上什么人,他喜欢我就好,不喜欢我,我就把他绑在我身边,叫他不得不喜欢!”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