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常

魔道祖师杂食 吃拆逆官配
写文十八流,打call一流
商业互吹@ ⊙ω⊙

【聂瑶】记一次吵架

*聂瑶老夫老妻模式

*新文体尝试

*我也不知道好不好笑的逗逼文

*有忘羡晓薛

金光瑶住进不净世已经七个年头了,他在和聂明玦谈恋爱时就天天想和聂明玦吵架,不过凭着良好的忍耐力他都隐忍下来,于是天天生闷气。他希望成亲后聂明玦会照顾他一些,他就可以不再天天生闷气了,显然聂明玦并没有什么改变,但金光瑶渐渐找到了解决方法——他天天和聂明玦吵架,这样金光瑶就不用生闷气了,可喜可贺。

周围人对他们这种整日里吵架还不和离的状态表示惊奇,一开始蓝曦臣还会跑到不净世来劝架,聂怀桑也会在他俩吵架时装的像个乖宝宝一样,后来自从聂瑶两个人当着蓝曦臣的面打起了架,并逐渐演变成妖精打架之后,蓝曦臣就再也不来劝架了。剩一个聂怀桑在两人吵架欢快地吃枣,一边吃枣还一边加油助威:“打起来!打起来!”

于是两个人合伙打了一顿聂怀桑。

一天,金光瑶起床发现自己内裤不见了,他踹了踹聂明玦,问:“你看见我的那条内裤了吗?”

聂明玦还没完全醒过来,他迷迷糊糊地说:“你不是昨天洗了晾在外面了?最近风很大,是不是给吹跑了。”

金光瑶到院子里看了一眼,他仔细想了想,昨天他晾衣服时确实忘了用夹子夹住衣服。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可金光瑶回来时,他听见聂明玦边起床边说:“你晾衣服从来都忘记夹住它。”

金光瑶立刻反驳道:“不是从来!”

聂明玦道:“怎么?你昨天不就忘了夹吗?你丢过好多衣服了。”

金光瑶生出许多平白无辜被冤枉的委屈和愤怒,他感到热血涌上大脑,不受控制地道:“我哪有?!就这一次!”

聂明玦道:“上次我的内裤不见了,我还没跟你说呢!”

金光瑶一滞,聂明玦的内裤确实不见了,不过不是被风吹走的,而是他偷的。聂明玦工作起来不是人,常常一个人出去除魔歼邪,而将他留在不净世处理事务。他独守空房很生气,于是拿了聂明玦的内裤发泄了一回,这件事他自然没脸跟聂明玦说,于是道:“是风吹的又怎么样?!”

聂明玦大怒:“你还有理了?!!”

于是两个人开始吵架,这次吵得极其凶狠,把陈芝麻烂谷子的事都翻出来互骂,金光瑶想起从前许多聂明玦根本不理解他,就对他妄加指责的时刻,前仇今恨一起气得金光瑶怀疑人生,最后他们一致决定,可以让仙督裁决内裤丢了是不是因为金光瑶没有夹衣服。

金子轩本来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想回家好好和老婆孩子过中秋,一转眼看见两个人吵吵闹闹地登上了金麟台的白玉石台阶。原来是聂宗主和他那异母弟弟。他们找金子轩是想请他裁决一起关于内裤失踪的案子。

金子轩想,聂家势力很大,不能轻易得罪,而弟弟看起来受了委屈,回娘家(?)讨说法。这件事要谨慎处理,于是他道:“两位远道而来,今天天色已晚,不如先休息一晚,明天再说吧。”

金光瑶吵了一路,其实已经开始后悔了,他吵累了,现在十分想和聂明玦上床,让聂明玦抚慰一下他受伤的小心灵,不过他觉得不能失了面子,于是倨傲地瞪了聂明玦一眼,找房子睡觉去了。

第二天金光瑶发现事情闹大了,不光蓝曦臣听闻消息从姑苏赶了过来,还遇上了忘羡晓薛四人。他一看这架势,更不想自己先低头,于是趾高气扬地朝聂明玦走过去。

聂明玦也趾高气扬地朝他哼了一声。

金光瑶趾高气扬地瞪了他一眼。

气氛一时冷到冰点。

其他人见聂瑶两人这个模样都不敢说话,金子轩主持大局说:“一般我们在对簿公堂之前更建议庭下和解。”

金光瑶道:“呸!谁忍得了他狗熊一样的性格?”

聂明玦怒道:“金光瑶你说什么?!”

金子轩想维护法庭的肃静,他把求助的目光投向蓝曦臣,看见蓝曦臣正向聂怀桑要枣吃。

聂怀桑欢快的和蓝曦臣一块吃枣看戏。

金子轩十分想和他们一块吃枣看戏,可他还是仙督,他还要断案。他等聂瑶两个人吵完了,说:“根据联合法第xx条,道侣之间是不能打官司的,你们要想打官司,得先和离。”

金光瑶怒道:“谁要跟他和离?!”

金子轩:看傻子一样的眼神.jpg

金光瑶反应过来,开始迁怒联合法,:“哪个傻子编的这一条?”

聂明玦凉凉地说:“联合法以蓝家家规为底本,敛芳尊参与编改,这件事都编进历史课本了。”

金光瑶接到了蓝曦臣幽怨的眼神,觉得今天脑子真糊涂,可惜他可能和聂明玦吵架把智商吵到和聂明玦一个水准了,他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一挥手道:“改了!!!”

金子轩惊讶地看着他:“改什么?”

金光瑶霸气道:“把联合法改了!既然我编的那我应该也可以改,道侣之间也可以打官司!”

魏无羡弯下腰,见缝插针教育金凌道:“你仔细看,这将来可能是一个考点,联合法第xx条的修改,是因为敛芳尊找不着他的内裤了……”

金子轩一把把金凌拉回身边,回头骂:“魏无羡你可别带坏金凌了。”

魏无羡躲在蓝忘机身后笑嘻嘻地向金子轩做鬼脸。

蓝曦臣终于看不下去了,他拽过聂明玦道:“来,大哥,我们去那边喝杯茶。”

蓝曦臣和聂明玦去喝茶去了,金光瑶自己被众人围着,像大熊猫一样,顿时觉得委屈,又看见那边金子轩怼魏无羡,蓝忘机二话不说站在魏无羡身前,顿时觉得更委屈了。

还是江厌离体贴,问:“阿瑶,你和赤锋尊怎么啦?”

金光瑶本来就特别委屈,被江厌离一问,顿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众人吓了一跳,,连忙聚了过来,金光瑶觉得自己更像大熊猫了,于是越哭越委屈。

金子轩见江厌离温柔地拍着金光瑶的肩,顿时不满道:“你哭什么?有话好好说!什么大不了的!”

薛洋朝金子轩翻了个白眼,江厌离打了金子轩一下,道:“一边去。”

金光瑶哭得一抽一抽的,倒是开始说话了,魏无羡认真听了半天,感叹道:“只有鬼才听得明白你在讲什么。”

江厌离又瞪了魏无羡一眼,薛洋看不下去了,对金光瑶说:“你慢慢说,我听着。”

金光瑶:“@#¥%&*(#!……”

薛洋:“哦,那傻大个对你可真差,在我家都是道长做家务。”

金光瑶:“*(&~@+%¥@……”

薛洋:“啥他尽然这样对你?!你可真惨。”

金光瑶:“&*)@%¥#!!……”

薛洋:“早点和离得了,快和离吧。”

金光瑶吐字清晰道:“我不和离!!”

众人惊异地看着金薛二人,一致认为他们真是一对好闺蜜。

这时聂蓝二人出来了,聂明玦看不出喜怒,冷冷地看着金光瑶,不过金光瑶想通了:我这样和聂明玦僵着苦的还是我自己,于是主动走上前道:“我以后都会记着在晾衣服时夹住它的。”

然后两个人回了不净世,和好如初。

评论(16)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