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常

魔道祖师杂食 吃拆逆官配
写文十八流,打call一流
商业互吹@ ⊙ω⊙

【聂瑶】父母爱情

*ABO设定,原创人物聂瑶孩子中心

*流水账逗逼文

聂追远出生时,恰逢聂瑶二人感情最差的时候,据金光瑶说,他当时在里面生孩子,疼的要死要活,聂明玦在外面冷言冷语,“不就是生孩子吗?”

不!就!是!生!孩!子!吗!

在聂追远最初的记忆中,聂瑶二人每天都在吵架,金光瑶急了就骂:“聂明玦我X你妈!”

后来聂追远就学会了,她和聂明玦吵架也骂:“聂明玦我X你妈!”

于是那一天聂家大小姐的惨叫声传遍清河。

聂小姐六岁时弟弟出生,同年去云深不知处,蓝曦臣一向很喜欢她,这次一见面便爱怜地摸了摸她的头,道:“真可爱!”说着掐了一下她的脸蛋。

聂追远一言不发地瞪着蓝曦臣,心想:我可不是随便供人调戏的娃娃。

蓝曦臣见聂追远一直看着他,还以为聂追远喜欢他,于是朝聂追远笑了一下。

那一天聂追远见到了蓝忘机叔叔家的女孩子,和她同岁,端的是雅正端庄不可调戏,后来这位小姐姐一度成为所谓“别人家的孩子”。

那一次聚会十分愉快,聂明玦金光瑶虽然一直拌嘴不过那都是情趣啦,魏无羡都快要陷到蓝忘机的怀里去了,剩下蓝曦臣和江澄全程尬聊强行撑场面,蓝曦臣努力阻止江澄想要抽翻两对情侣的冲动。

蓝曦臣道:“好啦,已经成亲的四位,秀恩爱是很了不得的事情吗?”

魏无羡搂着蓝忘机,面对江澄道:“是啊,某人没有恩爱可以秀啊。”

蓝曦臣眼看江澄要掀桌,道:“没有恩爱可以秀吗?我倒是觉得可以呢。”

魏无羡作惊讶状:“啥?大哥你要和他秀吗?”指江澄。

蓝曦臣和江澄面面相视,同时露出牙疼般的表情。

聂追远正在吃瓜看戏,忽然感到一股拉力,一转眼面前是蓝曦臣,蓝曦臣半蹲在地,执起聂追远的手,认真道:“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周围一霎时静默下来,聂追远忽然抬起手揉乱了蓝曦臣的头发,然后掐了一把他的脸,道:“真可爱。”

众人都哄笑起来,魏无羡在蓝忘机怀里直打滚,把蓝忘机的衣服都弄乱了,金光瑶笑得趴在桌子上,显得他更矮了。

“好了大家不许笑了。”

“阿瑶怎么你也跟着起哄!”

“魏公子这没什么好笑的啦!”

魏无羡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哥你居然被她调戏了,不行我太喜欢这孩子了!”

坐在魏无羡身边的小姐姐看了聂追远一眼,聂追远不甘示弱地看回去。

聂追远十岁时将大刀耍得虎虎生风,整日里上房揭瓦,打架逃课无一不晓,这时候聂瑶已经基本不吵架了,每天换聂追远聂明玦打架,金光瑶搬个小板凳坐在一旁冷笑。聂怀桑和聂追远玩得越来越好,两人建立了一起欣赏小黄书的珍贵友谊。那一年她去云深不知处做客,聂明玦和金光瑶聊着聊着聊进了客房,蓝曦臣牵着聂追远向外走,告诉她:“你的阿爹阿娘在卧室里讨论一些事情,我们不要打扰他们好不好。”

聂追远面无表情道:“我十岁了,我知道他们在里面做什么。”

“是吗?”蓝曦臣一时没反应过来

聂追远道:“我还知道他们在藏书阁也做过呢。”

“什么?”蓝曦臣的笑容渐渐呆滞。

聂追远道:“我还知道他们在寒室做过呢。”

寒室是蓝家历代家主的卧室。

当天他们就被赶出了云深不知处,蓝曦臣给了聂追远一串钱,说叫她去买糖葫芦。

金光瑶和聂明玦纳闷地讨论,以前客房一直很安静,怎么这一次隔一会就有人来踹门,开门却找不到人呢?”

聂追远无辜地咬着红彤彤的糖葫芦。

十二岁时,聂家弟弟被蓝曦臣收作弟子,自此多了一份飘飘欲仙的蓝家气氛,不过在清河却经常受人欺负。聂家弟弟功法练得挺好的,性格也好,不过性格太好了,别人打了他,他只微笑,也不告状,这不明摆着找欺负吗。

聂追远教育弟弟如何与别人打架,弟弟抬头说:“师父和我说,不能打架。”

聂追远道:“可旁人打了你啊,你不打回去,旁人会接着打你的。”

弟弟说:“我会试着用智慧解决问题。”

后来聂追远知道他怎么用智慧解决问题了,他回去一见有挑事的人,对人家说:“我姐姐是聂追远。”对方立刻面色惊恐,犹如老鼠见了猫一般逃之夭夭。

可见聂小姐威名赫赫。

十六岁聂追远分化,竟成了一个坤泽,所有人都大吃一惊,金光瑶赶紧安排琴棋书画女工梳妆课让聂追远学,聂追远弹出的琴音仿佛一万个金光瑶聂明玦同时吵架,金光瑶忍无可忍,把她打包送去云深不知处修学。

云深不知处又苦又闷又无聊,聂追远忍无可忍,终于在上琴艺课时一掌拍断了琴。

先生一声没吭就气晕了过去。

聂追远想这回八成要完,蓝曦臣喜爱聂追远,给了她云深处的通行令牌,聂追远索性回了清河。

回去之后金光瑶冷笑地跟她说,谣言传到清河已经变成聂姑娘举着琴拍在了先生头上,现在聂明玦被请去云深不知处,等他回来你就完了。

聂明玦回来后居然没和她打架,不过冷漠地通知她,这回给你找了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隔壁蓝忘机家的小姐姐,如果你再惹出事你就真的完了。

聂追远道:“听说她刚分化成乾元?孤乾寡坤地呆在一起你们就不怕出事吗?”

金光瑶道:“你不把她糟蹋了我就谢天谢地了。”

后来聂追远当着蓝家小姐姐的面一根一根把琴弦划断了。

蓝家小姐姐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端庄雅正不可调戏,最起码没被气晕。

聂追远道:“我不想学弹琴,我想学弦杀术好不好啊。”

蓝家小姐姐的脸上居然泛起了红晕,她微微低头道:“可以,不过弦杀术不可外传,你需要先成为蓝家人才可以。”

后来聂追远虽然把自己赔了进去,不过确实学会了弦杀术,可喜可贺。

评论(13)

热度(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