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常

魔道祖师杂食 吃拆逆官配
写文十八流,打call一流
商业互吹@ ⊙ω⊙

【曦瑶】关于十件奇怪的小事

金光瑶没想到聂明玦一大清早造访云深不知处,匆匆拿了一件蓝曦臣以前的衣服就出去了。

聂明玦来借一本古籍,蓝曦臣去藏书阁中找书,金光瑶便讨好地冲聂明玦笑,聂明玦道:“三弟,你穿的是二弟的衣服吧?而且肩膀上还裂了一道小口子。”

金光瑶转头一看,道:“早上起的太急了,倒是让大哥见笑了。”

聂明玦心道:我见笑什么,道侣的衣服都穿出来了,还有什么可以见笑的。

蓝曦臣取书回来,笑道:“说起来这个口子还是我撕的呢。”

聂明玦心道:你撕的就你撕的呗,不过曦臣平时很爱惜物品的,难道是情深难耐共赴云雨的时候撕的?

金光瑶道:“那时二哥和我还在云梦呢,大哥我要同你说一说二哥的趣事。”

蓝曦臣忙道:“讲什么,不要讲啦,说出来就是我丢脸啦!”

聂明玦心道:没想到曦臣你那时候就对三弟下了手,这样说出来确实你丢脸。

蓝曦臣道:“不过那个时候确实是辛苦阿瑶啦……”

聂明玦心道:什么没想到曦臣你居然是这样的人吗?那时候三弟才多大啊?你就这样野蛮?

聂明玦觉得自己在云深不知处待不下去了,很快就告辞了。

蓝曦臣抱住金光瑶,瞥见肩头衣服上的那道口子,笑道:“我在云梦时是第一次洗衣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衣服就被我撕坏了。”

金光瑶回抱住蓝曦臣,笑眯眯道:“既然这件衣服已经坏了,那二哥想不想现在来一场粗暴一点的‘撕衣服游戏’?”

蓝曦臣笑意渐深,上下抚摸着金光瑶的脊背,感觉好滑溜啊。

金光瑶等许久后也不见蓝曦臣有进一步的动作,疑问地看向他,蓝曦臣对上金光瑶目光,道:

“我只是在想……这衣服这么不禁撕,是用什么材料做的啊?不过摸起来感觉很好啊。”

“谁知道呢,羊毛的也说不定。”

---------------------------------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子里全是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一个小段子,最后大家假装我开了一辆车吧

评论(19)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