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常

魔道祖师杂食 吃拆逆官配
写文十八流,打call一流
商业互吹@ ⊙ω⊙

假如莫玄羽献舍了温若寒

*cp是温若寒X莫玄羽(雾

*梗来自 @挖坑熟练工跪求填土良心工 太太

*后期大概会有忘羡和轻微曦瑶

*作者有病,慎入

1

莫玄羽跪在地上,以指为笔,以血为墨,画下血阵。他朗声道:“吾名莫玄羽,一生坎坷,不足为道。然尚有遗恨,自愿献舍以全心愿。”莫玄羽正要画下最后一笔时,忽然听见一道咬牙切齿的声音:“你他X别画了,召错魂了。”

2

莫玄羽吓得跌坐在地上,抬头看见一抹半透明的游魂,那人身材颀长,一身红袍,面容本是俊朗,此刻却皱成一团,好像吃了苍蝇一般恶心。

莫玄羽惊魂未定,道:“前……前辈是……”

温若寒一挥袖子,道:“好说,人们送外号:日天日地,就是我了。”

3

温若寒道:“你是莫玄羽吧,你现在不是应该走到献舍魏无羡的剧情了吧?”

莫玄羽没听懂走剧情什么的,颤颤巍巍道:“我是想献舍给一位可以帮我复仇的大能身上,前辈这是……”

温若寒扶额道:“我怎么样不重要,你再重新说一遍献舍词吧,明确说出‘献舍于无上邪尊夷陵老祖魏无羡’,记住了?”

莫玄羽点头,张嘴刚要做法,忽然大门被踹开,莫子渊进来一脚踹在莫玄羽身上,莫玄羽躺在地上,有气无力地咳出一口血,洒在献舍阵上,献舍阵,失效了。

温若寒:……

4

莫子渊还要闹腾一番,温若寒有些生气,马上就要把剧情拉回正轨,就让这个不知死活的蠢猪给毁了,他掐了一个诀,莫子渊叫骂声还没发出来,身体忽然炸开了,像碎裂的稻草人一样洒了一地。

莫家家仆惊恐地看着莫子渊,转头大叫着“救命”,跑了。

温若寒给瘫在地上的莫玄羽输了些灵力,道:“你再画个献舍阵吧。”

莫玄羽迷迷糊糊睁开眼,还以为自己就要魂飞魄散,道:“前辈……玄羽备受莫家庄中人欺辱,但望前辈不要轻饶他们。”

温若寒道:“都说了你他X召错魂了!”

5

莫玄羽幽幽转醒,迷茫道:“这便是地府吗?”

温若寒飘在半空中冷冷道:“第一,你还没死,第二,再不跑你就要被当作杀了你堂弟的凶手处死了。”

莫玄羽凝神一看,果然远处有家丁叫嚣着跑过来,低头又刚刚好和死不瞑目的莫子渊的头对上了眼。

他感觉自己又要晕过去了。

6

莫玄羽挣扎着起身,忽然觉得生死关里走一遭,脑子清晰了许多,他运起许久不用的仙门功法,竟然冲出了人群,奋力奔跑。

等终于跑到无人处,莫玄羽累得靠着树坐下,发现红袍游魂竟然还跟着自己,小心翼翼道:“前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温若寒冷声道:“我哪里知道,也许是献舍出了什么问题,我现在不能离你太远。”

莫玄羽吓得瑟瑟发抖道:“前……前辈,您拿了这个身体去吧,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温若寒心道:我上了你的身,魏无羡怎么办,剧情不要了?于是他故作威严道:“年轻人,说什么不想活,看开一点。你死了,你的家人,朋友会很伤心的。”

莫玄羽怔然道:“我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什么都没有。”

7

莫玄羽沿着大路慢慢走,温若寒此时没什么头绪,也只能跟着莫玄羽漫无目的地游荡。莫玄羽问:“前辈,您到底是谁呀?”

温若寒道:“这么说吧,我在这个世界里轮回过好多次了,每次都会经历不一样的事,等到魂归天地之后,也能看到别的人在世界里的故事。我在世界中轮回时原本不应该有其他轮回的记忆,可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出差错了。你原本应该献舍于夷陵老祖魏无羡的,却把我召唤过来,我还保留着其他世界的记忆。”

莫玄羽愣愣道:“所以?”

温若寒淡笑道:“本座温若寒。”

8

莫玄羽又被吓住了,温若寒不耐烦道:“好了!有问题赶紧问,一惊一乍像什么样子!金光瑶不是你兄弟吗?你怎么差他那么多!”

莫玄羽听到“金光瑶”三字,一下子精神起来,问:“温宗主,瑶哥还好吗?如你所讲,在其他世界里,他过得怎么样?”

温若寒道:“有的挺好的,有的不太好,大多数还是不太好。”

莫玄羽忽然羞红了脸,道:“那……那我和瑶哥有没有某个世界是在一起了?”

温若寒瞥他一眼,道:“提到你的作品不多,大部分还要感谢你的献舍之恩,有一个好像写了你和孟瑶,但后来因为看的人太少,没坚持写完。

莫玄羽失落地低下头,又问:“那和前辈有关的,大多是一些什么样的作品呀?”

温若寒道:“大部分都不可描述,我记得上一个世界,我上了小辈里几乎所有叫得出名字的人,写出这个世界的人引起众怒,被人骂得写不下去了。”

莫玄羽:……

9

温若寒道:“先不闲聊了,我知道有一些材料对我的灵体有些好处,甚至可以重塑身体,我想去找找看。”

莫玄羽道:“我可以拒绝吗?”

温若寒道:“我感觉你对孟瑶有情意?”

莫玄羽点点头。

温若寒道:“这样吧,我可以教你如何与敛芳尊谈恋爱,怎么样?”

莫玄羽眼前一亮

10

莫玄羽租了一辆马车,听从温若寒的指令去找修复灵体的天材地宝,同时收听温宗主恋爱小课堂。

温若寒道:“我们若想攻略一个人的心,必须先了解他是怎样的人,你先评价一下孟瑶。”

莫玄羽道:“瑶哥面目俊秀面皮白净聪明伶俐心系苍生忍辱负重机智勇敢敬上怜下尊师重教为兄则友为弟当恭……

温若寒道:“……别的我不敢说,对于尊师重教我有点怀疑。”

11

莫玄羽想起眼前这位好像是被金光瑶亲手杀死,脸色瞬间惨白。

温若寒道:“别好像我又吓你了一样,这么多次轮回,温家已经以各种方式灭亡无数次了,看开了,看开了。”

12

温若寒觉得让莫玄羽认识道金光瑶的真面目有些难,于是换个思路,道:“我们谈恋爱,除了要认识对方,还要认识自己,才能展开良好的恋爱关系,现在讲一下你自己吧。”

莫玄羽道:“我自己嘛,没什么好说的。十四岁上金麟台,还以为自己的机缘到了,不想学艺不精,困于鬼道,心性有损,又对瑶哥起了难堪的心思,那时候想法偏激,他不愿,我想用强。于是被赶下金麟台,鬼道反噬,然后就疯了。”

莫玄羽道:“我刚上金麟台时,举目无亲,周围人对我不冷不热,但是瑶哥待我很热情。我记得那时候我会夜里哭着睡过去,晚上瑶哥就会帮我把窗子关上,或者吹熄蜡烛……温宗主,瑶哥对我是真心的好。”

温若寒心道:不一定,他表面上对你好,实际上引诱你修鬼道,把你卖了,你还在帮他数钱!

温若寒正想反驳些什么,抬头却看见了远处有门生穿着眼熟的家袍。

莫玄羽没听见温若寒回答,道:“温宗主?”

温若寒倒吸一口凉气,道:“别往前走了,往回跑!”

莫玄羽不解,一边问:“怎么了?”一边掉头。

温若寒发愁道:“遇上老熟人了。”

好巧不巧,遇上了蓝家和金家正在夜猎的门生。

温若寒道:“别问了,我肾疼。

————————

我大概是写了一个邪教,一开始只是觉得太太的脑洞好吃,没想到最后把自己带入坑了。有人理理我我就接着写,没人理……没人理再说吧


评论(2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