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常

魔道祖师杂食 吃拆逆官配
写文十八流,打call一流
商业互吹@ ⊙ω⊙

【瑶曦】细水长流

*给墨太太 @墨见秋_今天更文了吗? 的生贺!

*非常ooc,粉证已经被我撕了x

正是暮春时节,柳絮漫天飞舞。蓝曦臣在路上遇见了蓝忘机,和挂在蓝忘机身上的魏无羡。

蓝忘机见礼道:“兄长,早安。”又拿出一本古乐谱道:“兄长生辰快乐。”

蓝曦臣回礼道:“忘机早安,谢谢忘机啦。”

魏无羡嘻嘻笑道:“大哥生辰快乐,我想来想去,不知道在这个日子应该送上什么来表达我的敬重之情,于是我手抄了一本《雅正集》,我今后一定会乖巧的。”

蓝曦臣笑道:“谢谢无羡。”他接过两本书册,又叹气道:“不过无羡呀,你好像树袋熊一样挂在忘机上。”

魏无羡道:“哎呀大哥,我就喜欢靠在蓝湛身上,一天不抱着他,我就浑身难受。”

蓝曦臣不忍心再看下去,辞别忘羡二人,回到寒室,翻了翻魏无羡抄的《雅正集》,心道:“难道在魏无羡心中,我已经是叔父那样古板的人啦?

蓝曦臣点了点族里和其他仙家送的公式化礼物,清点无误,就叫了门生把东西收到库房里去。蓝曦臣问:“今天兰陵金氏那边没有东西送过来?”

门生答道:“没有的,宗主,要不要我再去门房那边问一下?”

蓝曦臣摇摇头道:“不用了,辛苦你了,你去忙吧。”

蓝曦臣心中奇怪,原来阿瑶一早就会把礼物送过来,这一次为什么没有?他铺开信纸,提笔写下:阿瑶近来可好?多日不见,涣甚想念……

蓝曦臣放下笔,觉得这样太黏糊了,于是将纸折了折扔进废纸箱里,重新铺一张纸,写下:阿瑶进来安好吗?云深不知处近来柳絮飘得厉害,古人常把春愁和柳絮相比,我却更喜欢“春风不解禁杨花,蒙蒙乱扑行人面”这一句。不提春愁,反而写出了柳絮的生命力……

蓝曦臣写完,通读一遍,一篇标准的咏春之作,就算是蓝启仁看了也挑不出什么毛病。他十分满意,唤来朔月,让朔月剑带着信,飞去了兰陵。

没一会朔月就飞了回来,带着薄薄的回信,蓝曦臣一打开信封,里面慢慢飘落几枚柳絮,再一看信,连开头和落款都没有,只有一行娟丽的小字。

“攀条折其荣,将以遗所思。”

蓝曦臣忽而觉得心里欢快,又很是忐忑,于是和蓝启仁去告假,说自己想去一趟兰陵。

蓝启仁虽然说着“你这个月第几次去兰陵了?”但还是准了假,临走时,蓝启仁问:“曦臣,你的脸怎么有点红?”

蓝曦臣脚步一顿,忽然笑道:“是吗?”

走到云深不知处门口时又遇到了忘羡二人,打过招呼之后匆匆别过。魏无羡看着蓝曦臣背影远去,道:“蓝湛,你有没有觉得蓝大哥刚刚好像笑傻了一样?”

蓝忘机轻轻道:“慎言。”

蓝曦臣进了芳菲殿外殿,也没让人通报,坐在椅子上一小口一小口地喝茶。正喝着呢,有少年冲了进来,金凌见到蓝曦臣有些惊讶,见礼道:“泽芜君。”

蓝曦臣笑道:“阿凌来啦,能不能问一下,你小叔叔最近有没有在忙什么事呀。”

金凌道:“没有呀,不过最近金麟台的事务好像有点多,我看送进去好多文书。”

蓝曦臣还想再细问,忽然听见“汪汪”的犬吠声,一只大狗猛地窜过来,前爪一下子搭上蓝曦臣的膝盖。

蓝曦臣吓了一跳,金凌唤道:“仙子!下来!下来!”

仙子很有灵性,闻言不再搭理蓝曦臣,转而去挠金凌的腿。

金凌爽朗笑道:“泽芜君,这是小叔叔给我的仙子!我可喜欢他啦!”

蓝曦臣笑道:“的确很可爱。”

蓝曦臣感觉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背,转头,金光瑶笑道:“二哥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叫人通报一声?”

蓝曦臣道:“我自己坐在这挺好的,本想一会就进去的,不想你先出来了。”

金光瑶道:“我听见了仙子的叫声,”转头问金凌道:“阿凌有什么事吗?”

金凌道:“没什么事呀。”

金光瑶道:“哦,没什么事就回你的房间复习功课去吧。”

金凌只好转身走了,还嘟囔着:“怎么泽芜君一来小叔叔就赶我走呀……”

蓝曦臣随着金光瑶进了书房,问:“阿瑶,你今天好吗?”

金光瑶笑道:“当然安好啦,就是金麟台的柳絮也很多,二哥我随信给你寄过去啦。”

蓝曦臣低低笑道:“那阿瑶今天有什么安排吗?我是说——听阿凌讲,你最近挺忙的。”

金光瑶道:“事情是有些多。”

蓝曦臣有些失落,但转头看见金光瑶眼下隐隐青黑,却又心疼起来,道:“你也好好注意身体,别熬夜。”

金光瑶笑道:“劳二哥记挂。”

蓝曦臣想:阿瑶这样雄韬伟略,我也不应该纠缠着他困于儿女私情中。

芳菲殿书房里挂着山水画,蓝曦臣见了,道:“你居然一直挂着。”

金光瑶道:“二哥画的,多好看呀,再说,我一抬头就能看见二哥的画,我心里也很欢喜。”

蓝曦臣道:“那你生辰那天,我再给你画一幅可好?”

金光瑶笑道:“多谢二哥。”

蓝曦臣怕耽搁金光瑶做事,没在金麟台多呆,但回到姑苏已经是傍晚了,蓝曦臣披着夕阳的余晖踏入云深不知处。

他回来时晚饭还有些,蓝曦臣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于是化悲愤为食欲,悄悄多吃了一碗饭,吃完了又想起云深不知处饭不可过三碗,又有些懊恼。这连魏无羡都看出来了,问:“大哥,你心情不好呀?”

蓝曦臣勉强笑了笑,道:“无妨,无羡,我很好。”

魏无羡就和蓝忘机说悄悄话:“大哥怎么从兰陵回来就心情不好了呀?”

蓝忘机轻轻哼了一声道:“兰陵那位,恃宠而骄。”

魏无羡夸张道:“哎呀二哥哥,不得了了!背后语人是非,说吧,该怎么罚?”

蓝曦臣推开寒室的门,却愣住了,有一人眉点朱砂,唇角含笑,在桌子前托着腮望着他。

蓝曦臣惊喜道:“阿瑶?你怎么来啦?最近不是说兰陵事情多吗?”

金光瑶道:“我怎么不能来?今天是二哥生辰,我当然要来。”

蓝曦臣道:“你记得呀?我是说,我还以为你忘啦。”

金光瑶搂住蓝曦臣,交换了一个吻,道:“二哥快来,我给你下了长寿面。”

蓝曦臣做到桌前,面前的汤面香气扑鼻,他拿起筷子微微挑起一小撮吃掉,果然鲜香又筋道。

金光瑶道:“我今天忽然想起来你我初遇那段时间,我为了图省事,天天给你做面条。”

蓝曦臣吃着面,含糊不清道:“是啊。”

金光瑶望着蓝曦臣,眼前人形貌昳丽,世家第一公子,原本是飘逸出尘的仙人,但此刻被烛火镀上了暖红的光,又吃着面,生生染上了几分人间烟火。

金光瑶想:我何德何能呀,拉着蓝曦臣在凡尘中打滚。

蓝曦臣吃碗面,接过金光瑶的手帕擦嘴,见金光瑶盯着他,就道:“谢谢阿瑶,你做的面一直很好吃,我很喜欢。”

他说完这话,就非常应景地打了个嗝,金光瑶噗哧笑出声来,蓝曦臣低头道:“好啦,我就是今天吃多了。”

金光瑶道:“今天天气很好,二哥,不如我们出去散散步吧。”

金光瑶随着蓝曦臣进入云深不知处的后山,然后两个人齐齐坐在草地上,月华如练,洒在远处的树林上,好像树枝上结了雪。漫天柳絮飞舞,好似一场盛宴。

金光瑶望着天上的月牙,道:“想来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玦。”

蓝曦臣轻轻握住金光瑶的手,道:“我想正因为是这样,所以人人都更珍惜这团圆的一夜吧。”

金光瑶道:“同心而离居,二哥,你不知道我天天有多想你。”

蓝曦臣道:“说得我们会忧伤以终老一样,兰陵姑苏离得不近不远,我很欢迎你到姑苏来。”

金光瑶笑道:“二哥这样,可就让我忍不住索要回礼啦。”

蓝曦臣微微不解,道:“什么?”

金光瑶轻轻抱住蓝曦臣,拉下他的抹额,道:“阿涣,你这样,真是太诱人啦!”

于是,不负良辰美景。

次日,有门生报告昨夜好像看到敛芳尊夜游,蓝启仁将金光瑶叫过去问话,金光瑶爽快地承认了错误,并自罚抄《雅正集》一遍。

蓝启仁心里觉得敛芳尊乖巧,又是客人,就摆摆手放过他了。金光瑶当然没去抄书去,蓝曦臣去上课了,他见桌子上放了一本别人抄的《雅正集》,以为是哪个倒霉学生被罚抄的呢,也没有署名,他把这一本交了上去,就回兰陵了。

蓝启仁认不出来金光瑶的笔迹,但魏无羡的笔迹却相当熟悉,他很生气,但金光瑶已经回兰陵了,蓝启仁就把魏无羡叫过来训了一顿。

魏无羡:我做错了什么?

*墨墨你特别好!祝墨墨天天快乐!

评论(4)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