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常

魔道祖师杂食 吃拆逆官配
写文十八流,打call一流
商业互吹@ ⊙ω⊙

假如莫玄羽献舍了温若寒3(完)

17
莫玄羽被安排在金鳞台的客房中,金鳞台快要开清谈会了,各处事务忙而不乱,莫玄羽叹道:“瑶哥做得真好,我要是能学他一二分也好呀。”
温若寒道:“我也没想到他竟然出落得这样出色,原来他还叫孟瑶的时候,好多事情都不会,不过胜在细心罢了。”
莫玄羽问:“怎么会呢,我记得我第一次见瑶哥时,我就觉得好像一切事情都掌握在他手中。”
温若寒笑道:“人怎么可能一开始就什么事情都会,都是见的事情多了,听的事多了,自己有经验了,才看起来从容。”
莫玄羽黯然道:“我永远都不可能像瑶哥那样出色了。”
温若寒道:“你非要像他那样出色做什么,出色的人有出色的活法,平庸的人有平庸的活法,自己看开点。”
莫玄羽低头想:你自小生于世家,天资过人,不可一世,又怎会知道小人物的心酸与屈辱?他转移话题道:“瑶哥年轻时,是什么样子呀?”
温若寒道:“我记得他在我身边的时候,我问过他,‘你的理想是什么?’”
莫玄羽问:“瑶哥怎么答的?”
温若寒道:“他说,‘我念书的时候学过《论语》,里面讲: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瑶也是这样想的。我想为普通人做些实事。’”
莫玄羽道:“瑶哥志向真高尚,不同于常人。”
温若寒笑道:“哦,我年轻的时候也是像他那样想的。”
18
温若寒道:“我突然想起来,金家私库里肯定有许多好材料,对灵魂有益,我们可以直接去芳菲殿里找,这样就不用天南海北辛苦跑了。”
莫玄羽被吓了一跳,道:“你怎么会这样想?被抓到了怎么办?再说你需要什么,我可以和瑶哥要,你这样不告而取,不太好吧。”
温若寒负气道:“反正我就是要去,你得跟着我一块。”
莫玄羽怕他出什么差错,只好答应下来。
19
温若寒同莫玄羽去往芳菲殿,远远地看见那里已经聚集了一些人,莫玄羽挤开人群,模模糊糊地听见蓝曦臣坚定的声音:“打开。”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像是做梦一般,秦愫突然自杀,又有人讲夷陵老祖重归于世,等到人群散去,莫玄羽看见金光瑶抱着秦愫的尸体站起来,泪水一点点流出,金光瑶道:“小羽,你先回房间呆着可以吗?我现在有点忙,顾不上你。”
莫玄羽只好回房。
20
温若寒道:“你听见刚刚人们说的吗?魏无羡重归于世。可是明明你没有献舍,这说明有人策划了夷陵老祖献舍这件事,不是你,还有别人献舍。”
莫玄羽缓缓道:“那背后之人为什么要策划这件事呢?”
温若寒想了想,郑重道:“不知道。”
21
温若寒道:“反正魏无羡回不回来和我们关系也不大,我还是惦记着想进金家私库。”
莫玄羽道:“瑶哥这时候已经这么伤心了,你别再给他添乱了。”
温若寒漫不经心道:“他伤心,那可不一定。”
22
二人还是趁夜色潜入芳菲殿。莫玄羽研究了一下机关,轻轻一推,就出现了一道暗门。
温若寒道:“哟?你很熟练?”
莫玄羽压低声音道:“从前也是来过,你快办事,要是被发现了,咱俩就全完了。”
二人走进密室,里面零零散散地摆着一些兵器和刑具,气氛阴森。
温若寒突然道:“莫玄羽,我见过今天白天秦愫用来自杀的那把匕首。”
莫玄羽道:“嗯?”
温若寒道:“当年孟瑶也是用那把匕首杀的我。”
莫玄羽偏头看温若寒,阴暗的密室寂静到恐怖,温若寒半透明的灵魂惆怅地飘在空中。
23
莫玄羽愣了半天,道:“哦。”
24
温若寒浏览过金光瑶的收藏,指着角落里的一个小吊坠道:“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莫玄羽望过去,红石头上缠着玲珑金线,精巧别致。
温若寒道:“那是温家人的证明,通常一面刻着自己的名字,另一面刻着自己心上人的名字。”
莫玄羽走过去道,拿起石头,果然正面刻着小小的一个“瑶”字,他道:“我想背面刻的一定是‘愫’……咦?怎么回事?”
石头背面刻了一个秀气的“涣”字。
25
温若寒问:“仙门里那个人叫“涣”呀?”
莫玄羽道:“不知道呀?我也没听说过瑶哥与哪位仙子来往密切呀?”
二人没找到需要的材料,准备回房间,正要走出芳菲殿,莫玄羽突然顿住,盯着墙上挂的画出神。
“怎么啦?走呀。”温若寒道。
“我知道蓝涣是谁了。”莫玄羽道。
温若寒凑近一看,画上落款:丙辰年秋,蓝涣于姑苏。
这样温柔的手笔,除了姑苏双璧的泽芜君,还能有谁。
26
这几天天下大乱,人们都说夷陵老祖在乱葬岗要重起炉灶,几天后,敛芳尊居然又遭到了刺杀,没人来管莫玄羽,但他也没门道得知一点内幕消息。
等到敛芳尊弑父戮子的消息传出来,莫玄羽急得在屋里来回打转,温若寒沉吟片刻,道:“你若想探知最新消息,不如我们去莲花坞吧。”
温若寒道:“现在金鳞台是众矢之的,云深不知处那边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听说蓝忘机还和魏无羡跑了,现下三家里面能撑起来的只有江家了,百家若是想商量什么事情,一定是江家挑头。”
莫玄羽道:“有道理,不过我想即便莲花坞能听见最新消息,也怕是来不及。不过我知道瑶哥如果要逃跑的话,他一定会先去一个地方。”
温若寒道:“哪里?”
莫玄羽道:“云萍,观音庙。”
27
二人连夜赶到云萍,细细的雨丝打湿了莫玄羽的头发,他刚刚走到观音庙前,就有一堆僧人忽然出现,用剑指着他,把莫玄羽押进观音庙。
莫玄羽隔着大雨望见观音庙中的金光瑶,他勉强扯了扯嘴角,道:“瑶哥,晚上好。”
金光瑶温和道:“小羽,这个时候,你来这里做什么?”
莫玄羽低头不答,金光瑶按了按额角,道:“你来了也就来了吧,不差你这一个了,记得不要做多余的事。”
莫玄羽一一给在殿前坐着的仙首宗主们行礼问好,大家都不理他,金凌心烦意乱地瞪了他一眼。
莫玄羽默默退到角落,江澄质问完魏无羡,金光瑶朝蓝曦臣下跪,紧接着,金光瑶就把金凌绑架了。
28
莫玄羽脑子里一片混乱,悲哀地看着金光瑶的右手被蓝忘机一剑斩下,他扑到金光瑶面前,徒劳地捂住他的伤口,鲜血从他指缝中流出去。
莫玄羽朝蓝曦臣跪下,祈求些伤药,他试图去拉蓝曦臣的袍子,被魏无羡一脚踹开。
聂明玦闯进来,莫玄羽呆呆地看着这一切,低声问温若寒:“你打得过赤锋尊吗?”
温若寒道:“我现在飘来飘去的状态当然不行,不过有了肉身就可以啦。”
莫玄羽低低地应道:“嗯,好,我知道啦。”
温若寒望向莫玄羽,莫玄羽凝望着金光瑶和蓝曦臣那边,蓝曦臣刺了金光瑶一剑,于是金光瑶声嘶力竭地喊叫着。
温若寒道:“等等……你想干什么?”
莫玄羽在地上画了一个血阵,道:“莫玄羽,自愿献舍于温家最后一任宗主温若寒。”
他低低地笑了几声,在魂归大地前又道:“温若寒,我喜欢你。”
29
温若寒飞身拦下聂明玦,把他扔回棺材,转身给金光瑶输灵力。
他模模糊糊地感觉紫电向他袭来,他随便捡起一把剑,将紫电挑开,吼道:“别烦我!”
金光瑶看起来好一些,睁开眼睛道:“老师……”
温若寒道:“你先好好休息,你身上的伤挺重的。”
金光瑶怔怔地落下泪来,呜咽道:“我不想活了……我想死……”
30
温宁怯怯道:“温……温……”
没等他说出个什么,温若寒朗声道:“不错,在下温若寒。”
31
魏无羡冷笑一声,陈情响起,几具走尸袭向温若寒,温若寒一剑将它们斩断,烦躁道:“我现在不想多生事端,你们都给我消停点!”
所有人好像被这句话点着了一般,一时朔月避尘三毒岁华也不知几道剑芒袭向温若寒,温若寒大笑一声,抛出手中弟子剑,将所有剑芒一一打散。
32
温若寒觉得这样效率很低,他转头问魏无羡:“夷陵老祖?是你吧?听说你是因为金丹给江晚吟了所以才不得已修鬼道的?”
魏无羡恨声道:“若不是你们这些温狗化了他的金丹——”
温若寒道:“我当时听底下人报上来,他们说江晚吟是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好像要把他们引走,只可惜当时一时疏忽,没再继续探查。”
魏无羡道:“他不是自己跑回莲花坞的?”
温若寒乐了,道:“你问他自己咯。”
33
那边魏无羡和江澄开始互相质问:“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温若寒看得开心,又转过头望向蓝曦臣,蓝曦臣面无表情地立在一旁。
温若寒道:“蓝家大公子,哦,现在的蓝宗主,你知道孟瑶在不夜天城给了你们多少情报吗?我自己都数不过来,素来听闻蓝家雅正端方,未曾想原是这样忘恩负义。”
聂怀桑喊道:“你不要偷换概念!金光瑶做卧底是为了获得向上晋身的资本,曦臣哥不要被影响!”
温若寒笑道:“那我们换个话题,听闻赤锋尊在战场上勇猛过人,几次援救过姑苏蓝氏。不知道蓝宗主是怎么看待现下困在棺材里的凶尸。”
蓝曦臣冷冷道:“温宗主到底想做什么?不妨直说。”
温若寒道:“金光瑶得活着。”
34
现下几个人加起来也打不过温若寒,只好依着他。温若寒将金光瑶扶起来,道:“你要活下去。”
金光瑶道:“我活不下去。”
温若寒道:“莫玄羽放弃了自己的生命,才救下了你,你身上不止盛着一条命。”
金光瑶道:“好,我知道了。”
35
几个月后,温若寒听说金光瑶病逝于云深不知处。
这些天温若寒走到哪都有人不要命地追杀他,他听到这个消息,心下叹气,可惜了莫玄羽。
温若寒死过许多次,这一次他死得最清醒。也许之后他会经历许多轮回,拥抱许多美人,但他再也遇不到莫玄羽了,这个平凡的小人物。
------------------
一开始只想写温总怼人三连:
我日过你,我是你爹那辈的,我日过你爹。
后来这个段子反而插不进正文,现在嘛……全灭真爽!

评论(9)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