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常

魔道祖师杂食 吃拆逆官配
写文十八流,打call一流
商业互吹@ ⊙ω⊙

【瑶曦】梦里寻他千百度

梗属于袋太! @UncleKangaroo 拖稿以示敬意!
互催是墨太! @墨见秋_今天更文了吗? 墨太是劳模粮仓!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烦一下吟太 @独自闲行独自吟
最后是老母亲! @瑶曦沙雕段子挑战 没有组织就没有这篇文!
1
距离观音庙那场大雨已经过去了三年,蓝曦臣出关时,便听说了姑苏附近出现了诡异的邪祟,许多人毫无征兆地昏迷不醒,睡着了之后就再也叫不醒。蓝氏子弟们调查了许久,一无所获,反而倒下的人越来越多,这件事便一层层地报到了泽芜君案头上。
“这可能是近几十年都难遇的鬼怪。”蓝思追难得焦躁,道:“甚至几个修为尚浅的学生也中招了,可我们连伤人的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
魏无羡道:“不是伤人,我觉得有可能是织梦人。”
蓝忘机解释道:“好梦留人睡,古籍中记载了一种鬼,名叫织梦人,可以编织出美梦,让人沉醉于梦境中,因为人们是自愿留在梦境中,所以不是伤人。但如果时间停留于梦中的时间过长,则可能成为孤魂,永远困于梦中,不入轮回。”
蓝思追道:“我真的好担心师弟们呀,如果真如魏前辈所言,我恨不得入梦去找他们。”
魏无羡笑道:“是了,这便是破解之法。”
蓝曦臣道:“入梦者当局者迷,这时便需要清醒的人入梦,将他带出来。”
蓝忘机道:“不过这样多的人困于梦中,一个一个地往外带有些麻烦,恐怕需从源头入手。”
2
忘羡二人将香炉摆在蓝曦臣眼前,魏无羡道:“织梦人很是狡猾,大哥此去一定要慎重,万万不可留恋梦境中的任何事情,找到织梦人,一击必杀!”
蓝曦臣笑道:“多谢魏公子关心。”
蓝忘机道:“兄长,梦境中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时间流速可能不同,我以破障音为信号,兄长若是听见了,务必醒来。”
蓝曦臣应下,烟雾从香炉中袅袅升起。蓝曦臣望着朦胧的烟,渐渐沉入梦中。
3
蓝曦臣入梦后看见了田间小路与整齐的屋舍,他找到了一间茶馆,人们快活地喝着大腕的碎末茶,讲着闲言碎语。
“听说了吗?这次仙督打算建学堂,以后仙法典籍不再是世家少爷们专享的书啦!”
“仙督向来决策英明,心系苍生,瞭望台拯救了多少偏远地方的百姓呀。”
乡下小茶馆应当没有好茶,蓝曦臣却觉得手中的花茶很是好喝,像是他以前喝惯了的口味。他强迫自己收拢思绪,不去想过往站在金鳞台上的那位仙督,他曾说:“二哥,我想建学堂,开讲学之风,让所有人都有机会修炼正统仙法。”
蓝曦臣几乎忘了自己当时是怎样应答的了,但金光瑶却固执地赖在他的记忆中,鲜活地微笑着。
蓝曦臣深呼吸,起身问茶馆伙计:“请问进城走哪条路?”
4
蓝曦臣走进城门,已近傍晚。
宽阔平坦的大道向前延展,蓝曦臣沿着路边慢慢走着,城里更为繁华,四处的叫卖声,喧嚣声冲进蓝曦臣的耳中,至于精巧的楼阁亭台鳞次栉比,目不暇接。
蓝曦臣顺着人潮走,天色已暗,素月当空,人们点起灯来。殿堂上、楹柱上、窗棂上都挂上了灯,恍如白日。云深不知处向来素净安宁,蓝曦臣很少处于这样繁华喧闹的街市中,便有些头晕目眩,隐约听见有人议论烟火灯会,他还没反应过来什么烟火,天骤大亮,声若炸雷,蓝曦臣抬头,看见天空上开了一朵朵硕大的烟花。
人潮中忽地爆发出欢呼声,紧接着又有唢呐声响起,烟花放得急,唢呐吹得急,烟花放得高,唢呐也吹得高。远处高台上有一队人在跳舞,映在烟火灯光中闪烁变幻。蓝曦臣观望了一会,却忽然心生悲凉,原先金鳞台上繁华比此处更甚,然而终是过眼烟云,大梦一场。他不忍继续留在这样热闹的地方,转身欲走,不经意间一抬头,却愣住了。
有人一袭白衣,站在高楼上,含笑望着他。漫天灯火都成了无关紧要的背景。
5
蓝曦臣缓缓咽下一口花茶。
金光瑶笑道:“二哥,好久不见。”
此刻二人坐在安静的茶楼雅座中,金光瑶穿着整洁的白衣,胸口用金线绣着白牡丹,额间朱砂熠熠生辉,礼数周到而热情。
蓝曦臣道:“姑苏附近有许多人无故昏迷,是你做的手脚,对吗?”
金光瑶道:“庄周梦蝶,蝶梦庄周,我只不过是造梦的人而已。他们自己愿意留在梦中,也不关我什么事。二哥你也看到了,这里世事太平,人们安居乐业,刚刚那场烟火灯会更是繁华,谁不想留在这里呢?”
蓝曦臣道:“梦终究是假的,他们在现世中的家人为了他们寻医问药,担心伤感,想必你是看不到的,不然再如何铁石心肠的人,也会动一点恻隐之心。”
金光瑶冷冷道:“那二哥怕是想错了,那些人关我何事?”
蓝曦臣沉默许久,道:“阿瑶,我原先以为你是心底善良的。”
金光瑶觉得好笑,道:“那现在二哥知道我真面目了,打算怎么样?为民除害吗?”
蓝曦臣眼中渐渐竟泛起了泪,他语无伦次道:“不是……不是,阿瑶,如果你冷血无情,为什么在我刚刚进来这个梦境时,送给我花茶喝?还有从前的许多事,我这几年一一想过,你为什么偏偏对我这样好?”
金光瑶走近蓝曦臣,将他拥入怀中,道:“因为我要让二哥觉得舒服,然后二哥会心甘情愿地呆着我织的梦中啦。”他轻轻吻了蓝曦臣的头发,道:“因为我喜欢二哥呀。”
蓝曦臣浑身发抖,道:“你喜欢我……呵,你若真喜欢我,为何要欺瞒我,为何要让姑苏那么多人昏迷,只为引我入梦?”
金光瑶抱紧蓝曦臣,道:“可我确实喜欢二哥呀,我真的特别喜欢你,所以才要留住你呀,二哥会永远陪着我的,对吧?”
蓝曦臣忽而觉得无尽疲惫涌上心头,他既心疼金光瑶,又心疼他自己,他几乎喘不过气来,泪水却争先恐后地涌出眼眶,恍惚间金光瑶吻去他的眼泪,慢慢进入他。他疼得撕心裂肺,却像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抓住金光瑶,他听见自己说:“我能怎么办呢?阿瑶,我也喜欢你呀。”
6
他们度过了几天闲适的日子,二人绝口不提现世之事,金光瑶给他讲了许多他打算实行的治理措施,蓝曦臣也同金光瑶讲风花雪月与道法研究。某一日,蓝曦臣缓缓地弹着琴,忽然问:“阿瑶,你原来瞒着我许多事情,也瞒着世人,累不累呀?”
金光瑶道:“嗯?还好吧,就自然地瞒过去了,骗过几日是几日。”他凑近蓝曦臣道:“不过,我还是更喜欢能在二哥跟前坦坦荡荡。”
蓝曦臣笑道:“好呀,阿瑶在我面前坦荡,我也要在阿瑶面前坦荡 ,我要回去一趟,处理一些事,然后回来陪阿瑶。”
金光瑶定定地看着蓝曦臣,道:“处理一些事?”
蓝曦臣道:“蓝家的一些事,毕竟我若是想同阿瑶在梦里一直呆着,总要先把蓝家那边处理好。”
金光瑶将蓝曦臣放出了梦境。
7
蓝曦臣醒来,望进蓝忘机担心的神色,道:“我睡多久了?”
蓝忘机道:“三日。”
“好。”蓝曦臣面色沉静,道:“我基本摸清了这个梦境的构造与弱点,一会讲给你们,我这些天呆在梦中,度化织梦人是不行了,你们准备镇压的阵法吧,若是怨气不散,”蓝曦臣闭了闭眼,道:“不妨灭绝。”
8
昔日繁华的街道扭曲成可笑的模样,金光瑶一见到蓝曦臣入梦,就死死地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按倒在地,尖声斥道:“你骗我?!你骗我!!”
等到脖子上的力道减弱,蓝曦臣面色苍白,勉强开口道:“是呀,我骗你,为什么你可以骗我,我就不能骗你了呢?”
金光瑶瞪着蓝曦臣道:“好了,现在你们占了上风,为什么泽芜君还要入梦来呢?来看我怎样落魄乞怜吗?”
蓝曦臣道:“不,倘若你此时收手的话,我和你一起被镇压,直到你怨气消散,我们两个也可以黄泉路一起走了。”
金光瑶木然地立着,身后是不断倒塌的楼阁,他道:“二哥,你真的喜欢我吗?你若真喜欢我,为何要将我建造的盛世信手毁灭,你若是不喜欢我,又为何要陪我被镇压在无尽黑暗中,让我……这样舍不得你。”
蓝曦臣道:“我们都沾染了对方的色彩,我学会了权术,而你终于也被我骗了一次。可我……确实是喜欢你的。”
金光瑶苦笑道:“是呀,我跟你学会了心软,我都不忍心向你下手啦。”
这份心软,名为喜欢。
9
观音庙之变后三年,有织梦人作乱于姑苏,姑苏泽芜君以身涉险,救出上千名百姓,但在镇压织梦人时不幸身陨,后人为他立碑做传。
--------------
我终于写完啦!!!!!!!我是个什么牌子的咸鱼,这么点字我居然憋了这么长时间呜呜呜呜。
最后放一个沙雕,袋袋一开始跟我讲脑洞时,我说:瑶:这是朕为你脑出来的盛世江山。
袋袋说:瑶:其实也不是全为二哥呀.jpg

评论(19)

热度(42)